抚顺都市网

打造抚顺地区第一生活门户

切换城市
当前:抚顺
关闭

热门搜索:变妆大赛 天朗宝宝 创意大赛 好声音 快乐宝宝

原“国脚”改行做视频主播 每天直播四小时月入十万

2016-6-28 11:09:57 浏览:830 来源:辽沈晚报 我要评论 字号:T / T

对“网红”这个词人们已经不再陌生,“网红”借助名人效应变现,并由此产生“网红经济”。近期发布的《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预计2016年红人产业产值将接近580亿元。

“视频主播”是目前比较常见的网红形式之一。不久前,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刚刚在超级红人节上为主播网红们颁奖。一位业内人士介绍,目前沈阳的视频主播保守估计要超过千人,普通的视频主播月收入可过万,而成为网红的视频主播月收入可超十万。

什么人成了网红?

原“国脚”改行做主播

昨日,记者在中街一家商场见到了正在做直播的沈阳女孩韩夏夏。韩夏夏并没有“网红脸”,长相秀气,反带着一顶棒球帽,显得非常俏皮。

韩夏夏目前在东北一家网络直播平台做专职视频主播,目前粉丝超过3万,是平台一颗冉冉升起的新网红。韩夏夏表示,自己是个九零后,做视频主播已经有4年了。

“加入这行是朋友介绍的,之前在另外一家平台做,跳槽到这家新平台还不到一年时间。”韩夏夏告诉记者,做视频主播这个行业的绝大多数都是九零后,因为九零后对新鲜事物接受比较快,而且正是拼事业的年龄。

“因为我歌唱得好,主要在直播过程中给我的粉丝们唱歌。他们老爱听我唱歌了,我会在唱歌的间歇跟粉丝们唠嗑互动一下。”韩夏夏的脸上泛起童真般的得意。

“别看我歌唱得好,但我并不是学音乐的。我是踢足球出身,原来还是女足国家青年队队员呢。干这行比踢足球强啊。”韩夏夏表示,其实做这一行真的不容易,刚开始做的时候总有网友在网上喷她、骂她,父母也并不支持她改行。

两年后,她渐渐有了自己的粉丝群,收入也越来越多,父母才开始接受了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期间,韩夏夏也不忘跟手机另一端的粉丝互动。

韩夏夏每天直播三四个小时,从晚上七点开始,现在的月收入可以达到10万元左右。“再干一段时间,等我的粉丝数量再多一些,就会将视频主播作为‘副业’,凭借自己的影响力去开一家小酒吧,自己可以在酒吧里给粉丝唱歌。”记者注意到,有不少粉丝特意来到商场看韩夏夏,韩夏夏热情地同他们挥手。

另外一位网红——沈阳男孩小衩也是个90后。小衩外形瘦瘦的,一双大大的眼睛中透出了疲惫。他看上去斯斯文文的,不太爱讲话,却是以“脱口秀”见长的网红。

小衩用嘶哑的声音向记者表示,目前他的粉丝超过10万人,月收入也超过10万元。“因为我总要不停地练习说段子,嗓子已经坏掉了,落下了病根,不能大声讲话。”

小衩表示,自己的粉丝来自各行各业,以男粉丝居多。“都是一些爱听唠嗑的,我在直播的时候一般都用东北话,这样比较有喜感。”小衩表示,自己已经同来自全国各地的不少粉丝成为生活中的朋友。最高兴的事情,就是大家一起出来聚聚会,聊聊天。小衩告诉记者,他已经跟朋友着手成立自己的直播工作室。

网红现身沈阳商场受捧

带动商场日交易量翻番

近日,在中街一家大型商场,一大波衣着清凉的网红主播出现了。一路对着手机,时而嘟嘴卖萌,时而摆出各种热辣造型,通过口播专属优惠券的方式,为商场店家招揽生意。据商场工作人员介绍,该商场首度尝试大规模网红营销活动,当日交易额同比接近翻番。

美女网红直播、O2O、手机付款、优惠返券……移动互联网的各种新玩法,正在给沈阳的线下商业带来新的活力。6月26日,支付宝口碑披露了一组数据,沈阳在6月25日当天使用支付宝完成线下消费的用户数达到8.03万人,全国排名22。

支付宝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网红除了可以用独特的内容形式营造良好的消费氛围之外,还可以凭借个人形象魅力以及在生活方式层面上的引领效应,在与粉丝展开的即时互动中,实现对生活电商平台的导流,快速提高转化率。包装网红的直播平台本身也在苦苦探索转化方式,利用自己平台上网红能够带来的固定粉丝群跟一些实体店搞活动,从中获利。

怎样才能成为网红?

讲脱口秀得不断练新段子

昨日,记者见到了东北一家网络直播平台的网红经纪人许磊。许磊表示,一提到网红,提到网络主播,不少人都马上跟“暴露”、“脱衣”等低俗的词语联系到一起,这种想法是不正确的。

许磊说,那都是些不正规的小平台,为了博得客群采取的不正当竞争手段,是违法违规的,也不利于平台的长远发展。正规的平台是绝对不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的。正规的网络视频直播平台,要求网红们在公司做直播,跟普通上班族类似,公司会对他们的直播内容有个大致的了解,做好把控和监管。

在挑选主播的时候,当然要选一些颜值高的。但颜值高只是敲门砖,真正吸粉还要靠他们的人格魅力,这要靠他们自己的不断努力。

“其实做一名网红,不像大家想象的在平台上露个面就来钱那么容易。一名网红要经过自己的努力,不断学习和丰富自己。比如需要跟人聊天的,就需要对当下的时事、政治或者一些段子进行学习和了解,不断地练段子。主打唱歌的网红,有的粉丝点一些新歌你不会唱不行。不仅要会唱,还要唱得好,这就要进行反复地演唱练习。”

许磊表示,公司不但出资包装网红,还设有专业的舞蹈课和声乐课,有专门的舞蹈教师和声乐教师,主播们需要刻苦专业的舞蹈训练和声乐培训等,这些都需要他们付出辛苦和汗水。

许磊表示,视频直播的最早雏形是21世纪前后,一些通讯公司推出的电话语聊业务。那时候没有互联网,当时这种电话语聊每分钟的通话费用达到好几元钱,在当时来讲算是“天价”,但仍有很多人乐于消费。

在21世纪初,产生了诸如UT聊天室之类的一对多的语音聊天室,这时候还看不到人,只有语音。又过了几年,产生了网络直播频道,频道里会有人唱歌或者语聊,就是所谓的主播,而这时候的主播,只能在网站上看到主播的封面照片,而没有视频。后来一点点演变成今天的视频直播。

在2012年年底,不少人看到了这个行业中的价值,视频直播业达到一个爆发期。紧接着,在互联网行业中,有流量的平台想办法让流量去变现,所以相当一部分人就去做网络游戏。当电竞游戏的市场蛋糕几乎被瓜分完后,不少人看到视频直播这一块也是可以变现的,所以现在一些有流量的互联网公司都开始做“视频直播”。在这个过程中,一大批视频主播“网红”诞生了。

网红是怎样创收的?

通过送虚拟礼物变现拿提成

月薪10万是怎么得到的?昨日,韩夏夏告诉记者,自己没有底薪。每个网络主播都有自己数量不等的粉丝群,在他们直播过程中,这些粉丝会给他们送花等虚拟的网络礼物。

“鲜花是1毛钱1朵,可以购买的上限是99999元,在直播的过程中,粉丝会不断向我送花,花朵会弹到屏幕上。最贵的一款礼物叫做‘紫色依恋’,这个礼物要1000元,可以送一次。除此之外,这些粉丝还可以通过购买‘守护’的方式,来表达他们对主播的热爱。月守护的费用是588元,年守护的费用是7000元,成为‘守护’并没有什么特权,只是头像前会多根‘草’。这些收入到了直播平台后,平台会按照一定比例跟我们分成,再扣去税,剩下的就是我们的收入了。”

在采访过程中,韩夏夏的一位粉丝送了她“紫色依恋”,她指着屏幕兴奋地说:“快看,这个就是紫色依恋,谢谢,十分感谢这位粉丝。”

对于网红,粉丝们有着自己的见解。在场的一位网红粉丝费鹏表示,网红跟明星有很大的不同。网红贵在真实,互动性强。比如一个月入3000元的屌丝,估计他一辈子都没机会跟哪个明星亲密互动。但是在直播平台,他花一百块钱,买一些虚拟礼物送给直播的网红,就有机会得到她的感谢,还可能变成朋友,做更多的互动。另外一位粉丝张先生则表示,他现在已经跟一位网红成了朋友。“网红比较草根,不像明星那样‘高不可攀’。”

“红人经济”一直存在投资直播平台股要做好调研

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曹磊主任表示,“红人经济”一直伴随着人类存在,从古至今,从国外到国内。“网红经济”无非是通过互联网平台进一步扩散了红的范围、速度。“短期来看大有可为,长期来看,隐患重重。”

除了取决于其内在的发展逻辑外,也取决于其在整个社会精神文化领域的角色定位。为了成为网红,一些人也突破了底线,发布的内容恶俗低廉,随之成为监管的难题。网红经济的未来发展依旧充满挑战。

曹磊认为,网红模式要想成为投资的风口,一般要具备几个要素。首先,粉丝要具备一定的量;其次,这些粉丝要有规模化变现的能力;再次,要符合当前的法律法规;最后,网红变现的模式要具备可持续性。

昨日,沈阳长城证券投资顾问刘钊表示,由于这是一个新兴的行业,属于互联网+的衍生行业,盈利能力很强,盈利增速快,甚至超过已经上市的传统行业。但作为新兴行业,未来必将面临大洗牌。

由于主播人才流动性强,会导致股价波动较大,未来潜力大,但短期看风险也较大,信息对称的程度不及传统股票。投资此类股票要看投资者的个人水平,他不建议投资者去投资这样的股票。如果一定要投资,也要看好股东的实力,要亲身做好调研,去APP 进行用户体验,看看平台的流畅度,还要看平台的直播内容是否是在积极健康的基础上吸引眼球。如果发现有低俗的内容,则坚决不可投资。

分享到:
网友留言评论
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
请输入验证码:

点击换一张

关闭

声明:频道所载文章、图片、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,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。